yahu777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严嵩与反转天下的风水师

来源:yahu777网时间:2016-09-21 10:32:18

一、深谋远虑

嘉靖年间,内阁首辅严嵩痴迷命理,深信堪舆方术之说。有一次皇上因为京城下水道不畅,大雨时总引发涝灾,准备进行整修,严嵩听后,就急急谏道:“启禀吾皇,此事万万不可!下水道修好了,排水固然可行了,可是从风水上讲,水属财,泄水等于泄财。如果把京城里的财都泄走了,皇上您可就没钱花了。”

他这般爱财,自然积下了金山银海。仓库放不下,就挖了个深一丈方五尺的大窖,运了三昼夜银子才把窖填满,可没填进窖的银子还多得是。严嵩站在窖边,看着白花花的银子,突然悲上心来:“自古钱是祸害,攒得越多,以后的祸越大呀!”由于存了这个心事,一连好几天他都闷闷不乐的。

奸臣严嵩

这天,严嵩一个人着便服到街头散心。拐过一个巷口,对面来了个道人,手执牙板卦牌一路高喊:“一字决休咎,千金散福祸。贫道初经宝地,算命测字,六百钱一卦!”

严嵩心一动,细打量,见这道人四十来岁,身材瘦长,目朗神清,倒似有几分仙家风骨。于是他叫住道人,在一旁茶摊上坐下。

道人自称姓蓝,自幼在终南山修道。奉过茶后,严嵩写了个“囚”字,让道人测算。道人一见,啧啧称奇,对严嵩打了个拱手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严太师,失敬失敬。”见严嵩惊诧,道人笑道:“囚字拆开,是国内一人也。除了天子,敢称国内第一人的,只有严太师了。不过贫道观太师眉有滞气,莫非有难言心事?”

严嵩一听,对道人深为拜服,一边瞅瞅四周示意道人小声,一边便把心事一吐为快。

道人听罢道:“原来太师是担心家里钱财花不完啊。好办,儿子花不完给,孙子花不完给重孙,子子孙孙蚂蚁搬山,总有一天搬它个干干净净。”严嵩苦笑:“道长此言差矣,花钱也得有个路数。若子孙当了官,那些钱无论花天酒地还是买官行贿,也算用在了正路。要是子孙以后沦落成平头百姓,家里有那么多钱,不是被官家陷害盘剥一空,就是被匪贼盯上明夺暗抢,迟早招灾啊!”

道人闻言,沉思片刻:“太师果然见识不凡,深谋远虑。其实这也好办,让子孙世代当官不就行了?”严嵩一哂:“古人云,君子之泽,五代而止。是说有大德行的人也只能福荫五代后人。老夫久在官场,也算是过来人,想世世代代当官,没有那么容易。”道人却一点头:“有!人生于世戴天履地,若能得天理地理照应,人泽定然绵长。如果太师能寻得风水宝地,百年之后葬于其中,定然能保十世子孙,其中必有一人位居公卿,州府郡县之类小官多如麻豆。”

严嵩一翻眼皮:“十世以后呢?”道人摇头道:“那就归于天命,非人力所能知了。”听到这,严嵩再也忍不住,向道人躬身一礼:“久闻终南道派堪舆之术天下无双,此事老夫就拜托道长了。若得功成,老夫以一窖白银相谢!”

二、灰鼠骑兔

转眼过了月余,严嵩正在家练字,下人来报道人求见。

严嵩急令摆酒相迎。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道人说:“贫道奉太师之令,在太师老家分宜县踏到块吉地,那处山水环抱风藏气聚,风水上佳。若有人葬于此,后世要出宰相。可地形太大,贫道一时踏不准吉眼,便夜间借星斗定位。子夜时分,贫道正用罗盘规测北斗,突然一阵风刮过,只见地中涌出一穴,从中冲出个拳头大的小人,口中念念有词,骑匹小狗大的骏马。贫道用罗盘将小人打落,那马惊慌而逃,借月光看去竟是只白兔。”

说着,道人掏出一物递上:“那小人落地就变成了这样子。”严嵩接过,见是灰蓬蓬的一团物件,质地似石似玉,摸上去暖暖的,但形状丑陋,看不出什么具体名堂。

严嵩把物件放在桌上,突然桌下寻食的几只猫儿大叫一声,争先恐后向它扑去。严嵩恍然大悟:“这是只鼠形!”道人闻言一拍额:“太师明鉴,您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,那小人冲出地穴时,口中喊得正是‘灰鼠骑兔,天权易柄’,也不知什么意思。贫道后来一测,此穴正在风水吉眼上。”

说着,道人打开手绘的堪舆地形图。严嵩看罢点头:“不错,此地有金钩钓月之势,是上佳吉地。不瞒道长说,这块地老夫早年堪过,隐约记得过去是家油坊,后来败落了。若真是风水宝地,怎么不见那油坊主人发迹呢?”

道人脸色微变:“这正说明此地宜阴宅不宜阳宅啊。”严嵩举杯向道人敬道:“道长高明!”

喝罢酒已是夜半,严嵩请道长去客房歇息,自己踱进书房,一边蘸着糯米汁仔细擦那鼠形,一边对着堪舆图想起了心事。

严嵩前半生多在官场坐冷板凳,六十多岁时才得皇上赏识。得势后,他曾衣锦还乡,亲自祭奠列祖列宗。可祭来祭去,却始终找不到高祖与曾祖的坟墓。

据乡佬们说,严嵩的高祖与曾祖所葬之地是当地最好的吉地。可是由于严家自曾祖时就败了,无人修葺,坟头湮没,所以只知道大概位置。

严嵩没办法,又不敢乱刨,怕泄了祖坟上的青气,正懊恼,就听一阵咚咚响,细看是不远处路边有个老油坊正在榨油。严嵩不禁来了气,这不是破坏高祖与曾祖地下的安宁么?可他在家乡人面前很重名声,这次返乡又是修桥又是铺路,好不容易得了家乡人的赞誉,不好动用权力硬来,于是心生一计。

他假装到油坊歇脚,喝着油坊主献上的香茶,突然对一块榨油石起了兴趣,要掏钱买下。油坊主见了严大人,巴结还来不及呢,要白送给他。严嵩一瞪眼:“你这是要在家乡人面前陷老夫于不义啊。这样吧,这十两银子是定金,过段时间,老夫派人来取货。”

油坊主心里乐开了花,谁能想到一块破石头这么值钱。严嵩走后,油坊主怕出意外毁了严大人的宝贝青石,油坊也不开了,整天守着青石,一天擦洗三遍。三月后,严嵩派人来了。来人一见青石连叫可惜,丢下二十两银子扭头就走。油坊主莫名其妙,拉住一问。那人说:“这青石榨了几百年的油,沁入的油在石中养成了只玉油鼠。如今你三个月不榨油了,石中的那只玉鼠没油吃饿死了,这石头也一文不值了。”

事情传开,油坊主成了当地人的笑柄,加上开油坊关键是季节和人气,油坊主关了几个月油坊,把客户都赶到别的油坊去了,再想招回头客可是难了。生意一垮,无奈之下,油坊主只得举家迁离,另谋出路。

严嵩听说后哈哈大笑,他略施小计,费了点小钱,保全了名声又驱赶了油坊,这下没人再扰先祖们的清静了。

现在,严嵩看着桌上的堪舆图,不禁犯开了嘀咕。道人堪出的后世能出宰相的吉地,正是当年油坊的位置,可这地中涌出的灰鼠骑白兔,又意味着什么呢?

三、温香软玉

不觉到了子夜,严嵩吹灭灯正要睡去。突然,他觉得手中鼠形一热,接着鼠形一直眯缝的双眼透出一线红光。光线越来越亮,将室内照得如同白昼,同时,一股异香渗出,令人如醉如痴。

严嵩大惊,忙唤来道人。道人进屋后耸耸鼻子:“莫非是温香软玉?相传此玉乃上古珍奇,常以的形态出现。白天它吸收天地的热量,蕴存在体内,所以摸起来甚是温热。到子夜,它又通过目窍将热力发散出来,本身所具的奇香也会随之沁出。恭喜太师,此玉出世往往昭示天意,能给主人带来祥瑞。”

道人一席话,说得严嵩欣喜如狂,可他仍然不动声色:“快看,好像有许多东西正排队从书架上出来,沿着红光往这鼠嘴的孔洞里钻呢。”道人点点头:“那是蠹鱼,专啃书本的蛀虫儿,被红光和香气所吸引,进入鼠嘴,又将被鼠体内的热量所杀死,变成粪球从鼠尾处排出。那时就能判断出这只鼠形的雌雄。若是雌鼠,恐怕太师还不是它的真正主人;若是雄鼠,且年龄与太师相当,那么此鼠出现,就预兆着太师将面临莫大际遇。别的不说,光看这蠹鱼列队,似大臣上堂朝拜一般,恭谨而有序,足见太师威德遍布四海,人人景仰了。”

严嵩听得身酥骨软,如腾云驾雾一股,又听道人惊道:“看,鼠尾后有粪球滚出。雌鼠粪是两头圆而无毛,此粪是两头尖而有毛,且毛为白色,说明是只老年雄鼠。哎呀,这只正对应着太师您呀。看来太师往后的富贵荣华已深不可测了。”

说话间,鼠目中射出的红光渐渐消失。道人从怀里摸出把小刻刀,要把鼠目雕得更大一些:“此鼠眯缝着眼,射出的红光有些凌厉,过于霸道。贫道帮它开开眼,好让它鼠目炯炯,贴近太师,多些柔和的王者之气。”

严嵩听得浑身舒畅,意犹未尽道:“一只温香软玉的鼠形已如此神奇,那只逃脱的白兔,不知又该有多少莫测的天机。”道人随口道:“贫道这两天就回去布下天罗地网,专为太师逮这只白兔。哼,难不成它能跑到皇宫里去?”

话刚出口,突然同时两人念及一事,竟双双怔住。面面相觑了半晌,严嵩打了个哈欠,假意困倦欲眠,送走了道人。

四、天权易柄

这一夜,严嵩彻底失眠了。

毫无疑问,这只鼠形代表着他。因为他是成化十六年生人,正好属鼠。而当朝天子嘉靖,是正德二年出生,恰好属兔。

这些年,嘉靖一直对他言听计从,偏那次他探亲返京后,嘉靖对他不冷不热起来。现在出了灰鼠骑白兔,还有“灰鼠骑兔,天权易柄”的预言,莫非说他要骑在嘉靖身上,代天而立?

再者,就在前段时间,嘉靖得了无名之疾,躺在龙榻之上,动不动就汗出如浆,像负重奔跑过一般。直到道人打落灰鼠,那只白兔逃了,嘉靖才大病初愈。难道,这一切都是天意?

他越想越觉一切皆有可能。

最后,他决定将这只鼠形进宫献给嘉靖。也许冥冥中,嘉靖这只白兔已对他产生了敌意。伴君如伴虎,这话不是闹着玩的。万一哪天嘉靖翻了脸,他严家就会陷入灭顶之灾。趁眼下他还能进宫,把这只灰鼠送进宫,看嘉靖这只白兔还能往哪儿逃。

天还没亮,严嵩洗漱停当。临进宫前,他猛然念及一事,顿时如坐针毡。他思忖片刻,唤过家将耳语了一番。

嘉靖皇帝一听有宝进献,忙宣严嵩觐见。君臣礼毕,严嵩献上灰鼠道:“启禀万岁,莫看此物貌不惊人,实是书室之宝。子夜时分,它会双目生光,将书中蠹鱼虫儿引进肚内消灭。”嘉靖一听顿觉无趣,面带不屑之色。严嵩早已摸透了嘉靖的脾性,忙又道:“启禀万岁,此物还有一奇,那就是摸上去温婉如处子之手,而且夜半寝中,能散发出馨香的处子之香,所以此物名曰温香软玉。”

果然,这么一说,嘉靖来了精神:“好,朕就收了这温香软玉,今夜与它同枕共眠。”

见嘉靖毫无起疑之色,严嵩松了口气。可他刚回到家中,心又悬到了嗓子眼上。

家将向他报道:“老爷,不好了,蓝道人逃跑了。”严嵩大怒:“我让你提了他的脑袋来见,你却空手而归,无用的废物!”家将哆嗦着呈上一张纸:“在道人房间桌上,发现了这个。”

严嵩接过一看,纸上是个“囚”字,旁边写的注脚:“此字前拆为国内一人;后拆乃是一人悬在中间,无依无靠,家财荡尽之相。愿太师好自为之。”

当夜,严嵩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。道人知道嘉靖是那只白兔,怕他泄密,严嵩才想杀他灭口。可是,他留下那张纸又是什么意思呢?

迷迷糊糊熬到天蒙蒙亮,突听到府门前一阵喧闹。严嵩一激灵,莫非灰鼠将白兔骑死了,这是朝廷派人请自己去主持大局?想到这,他一跃而起,喜滋滋刚出卧室,就见府中涌进一队甲兵。

带队的将领宣旨道: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严嵩辜负圣恩,意欲不轨,着军卫派兵抄革拿下。钦此!”

严嵩一翻白眼,瘫在了地上。

五、吉地绝地

嘉靖免去严嵩一切职务,勒令他回乡反省。两年后,他的儿子严世藩被斩首,严嵩也被削职为民,所有家产被查抄。这时,严嵩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,无家可归,只好在祖坟旁搭了间茅屋,靠吃坟地里的供品为生。

尽管这样,他还深信堪舆之说。他为自己寻了块墓地,正是道人所说的涌出灰鼠骑兔的油坊旧址。他坚信自己死后若葬在这里,后世子孙必能东山再起官拜宰相。

可他叫人一挖,竟挖出两块墓碑,分别是他的高祖和曾祖的。

当地乡佬们告诉他,当年,严嵩的高祖乐善好施,造福一方;而他的曾祖却凶暴蛮横,为害乡里。后来曾祖败光了家产,死后竟无葬身之地。家人无奈,只好将他埋在高祖的坟下,形成了两人共用一坟的上下铺。因为这事不光彩,加上坟地几经变迁成了油坊,而且严嵩官越当越大,乡佬们为尊者讳,就更不好意思向严嵩提及了。现在他落了势,乡佬们叹息之余,也不好再瞒他了。

原来,这块吉地上所出的宰相正是他啊!得知真相后,严嵩一病不起。

这天他正在茅屋休养,有人来访,竟是蓝道人。

经过这番劫历,严嵩已看淡红尘:“道长来得正好,你说老夫这几年遭际,是否与高祖与曾祖同埋一坟有关?”道人点点头:“你高祖行善,福德深厚,葬于此地,后世子孙若不发迹,是无地理,所以三代后出了你这个宰相。而你的曾祖作恶,祸延后世,子孙若发,就没天理了,故此你儿子严世藩被斩首。所以说同样的地,埋了善人就是吉地,葬了恶人就成了绝地。”

严嵩点点头:“怪不得老夫命数崎岖,原来如此啊。”道人摇摇头:“这你又错了,其实你今日之祸早就种下了。还记得那油坊吧,你为无足轻重的小事,就设计毁了人家的祖传基业。你想,你属鼠,油坊在你家祖坟上,每天榨油供应你这只老鼠,所以你的日子才越过越滋润。等你毁了油坊,老鼠没了油吃,饥寒交迫,你也就沦落到了现在地步。一切还是怨你自己啊。”

严嵩细想,油坊被毁,还真是自己得意转失意的分水岭,不由沉吟道:“看来一切俱在道长掌握之中,莫非道长专为油坊而来?”道人叹道:“贫道确是油坊主的儿子,失去产业后,我家颠沛流离吃尽苦头,使我衔恨在心。后来我在青石中掏出温香软玉,就以此为饵接近你。只怨你贪欲太盛,金银满窖仍不知足,还想着千秋万代都昌盛下去,结果你的贪心被我利用,鼠形被你送入皇宫,却不知我替鼠开眼时,悄悄在鼠目上刻了字。子夜时分,鼠目发出红光,将‘灰鼠骑兔天权易柄’八个字映射在墙上。嘉靖皇帝虽生性荒唐,却心思聪敏,见字后自然品出其意思,你的下场也就不用多说了。”

严嵩愤愤道:“好你个道人,你害得我家破人亡啊!”

道人正色道:“一路哭不如一家哭。你身居高位却只谋私利不顾民生,光是京城下水道年久失修,每年雨季下水道泛滥,就不知淹了多少百姓,他们又找谁哭诉呢?”

当夜,严嵩在孤独贫病中死去,道人将他葬在油坊旧址旁边。

不久,许多高官显贵听说这里有吉地,不远千里纷纷前来踏寻。为严嵩守墓的道人见了,就笑劝道:“我打小长在这里,从来只见当官的来寻吉地,却从没见过当官的来上坟。回去吧,坟地好不如心地好,墓田好不如心田好。”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风水
故事:
声明:严嵩与反转天下的风水师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sitemap.xml